民间传说:“虎耳草”的故事

论剑历史网 - www.16261.net/2018-09-14/ 分类:历史故事/阅读:
从前有一个县官,是四川人,因为为官清廉,皇帝就派他去安徽歙县,那地方被前任县官弄成了一团乱麻。这新县官去了之后,首先革除那里的种种弊政,接着又严打不法分子,大兴水利,发展农桑,结果没多长时间,老百姓的日子就慢慢好过了起来。 可就在这当儿,县 ...
从前有一个县官,是四川人,因为为官清廉,皇帝就派他去安徽歙县,那地方被前任县官弄成了一团乱麻。这新县官去了之后,首先革除那里的种种弊政,接着又严打不法分子,大兴水利,发展农桑,结果没多长时间,老百姓的日子就慢慢好过了起来。

可就在这当儿,县官背上却突然长出不少的小红疙瘩,开始他并没有太在意,后来看了不少郎中总不见好,他心里这才不舒坦了。

这天,县官来到一个小山村,刚到村口,一个癞头和尚喊住了他,说:“想来你就是有口皆碑的新县老爷吧?你远离老家来这儿,要特别注意爱护自己身体啊!你知不知道,你背上现在已经长了不少的恶疮哪。”

县官说:“啥恶疮不恶疮的,那不过只是一些小红疙瘩而已。”

和尚说:“你可千万不要小看那些小红疙瘩,如果任其下去,它们会要了你的命。你是外地人,不知道身上长了这恶疮的厉害,看起来它不是很痛,也不是很痒,可是时间久了,它就会慢慢浸润到你的肝脏和肺腑,到那时候,就是华佗也难以回天了。”

县官被和尚这么一说急了:“既然如此,那么请问大师,有什么办法给我治治吗?”

和尚笑眯眯地说:“办法当然有呀,那就是要翻遍全县的草根树皮,去找一种名叫‘虎耳草’的药。你是一方父母官,只要一句话,这里的老百姓谁敢不帮你去找?”

县官一听却直摇头,说:“这不行,我虽然是一县父母,可如果为了我一个人而兴师动众,老百姓当面不说,背后也会骂我的。”

和尚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既然你不肯兴师动众,那就只有等着尸骨还乡了。”

见和尚不是在开玩笑,县官觉得这问题的确应该引起重视,他想:要不干脆就破例一次算了,让全县的百姓帮我去找找这种虎耳草?

可是这念头刚冒出来,他的耳朵就一阵阵发烫,感觉身后好像有无数人在戳他的脊梁骨似的。这一来,县官毅然打消了这个念头,只是在回到衙门后私下叫来一个贴身的老衙役,要他去帮自己找找这种草。

虎耳草其实是一种草本植物,可县官是四川人,乡音很重,加上那老衙役上了年纪,耳朵有点背,竟误把“虎耳草”听成了“胡二嫂”。也是巧,这老衙役走出县府没多久,竟然真就在一个老者指点下找到了一位叫胡二嫂的。

老衙役见到这位胡二嫂时,立马就被她的美貌惊呆了,心想:哎哟喂,怪不得一向正经的县老爷突然要找胡二嫂,原来胡二嫂竟是这般年轻漂亮!看来,就是再明白的老爷,见到漂亮女人也难以免俗啊。

老衙役把胡二嫂带回衙门,安排她在客厅坐下后,就急急忙忙地去了书房:“老爷,我把胡二嫂给你找来了。”

县官正在批阅公文,一听这么快就把虎耳草找到了,立刻两眼放光:那个癞头和尚还说虎耳草不好找,看来他是存心哄我啊。县官赶紧吩咐老衙役:“我还有些公文没批好,你既然这么快就把虎耳草找来了,就先帮我去把它洗洗干净。”说罢,低头继续忙他的公事来。

老衙役一听奇怪了,转过背去直嘀咕:“哎哟喂,这个老爷呀,给他把胡二嫂找来了,怎么居然还要我去帮忙把她洗干净?”可嘀咕归嘀咕,他也不敢违抗县老爷的命令呀,想了想,他就叫胡二嫂自己彻彻底底去洗个澡,然后便去书房禀报:“老爷呀,胡二嫂已经洗干净了。”

县官头也没抬,说:“洗干净了?那就给我舂起来!”

哎哟喂,洗干净了还要舂起来?老衙役只知道稻子要“舂”,女人怎么个舂法他可不明白了,看来这个龟儿子县官要玩新花样哩。想到这里,老衙役的眉眼都竖了起来,说实话,他真想狠狠骂县官两句,可是一想到自己端的是县官赏的饭碗,只好把话咽了下去。

老衙役从书房退出来后,极不情愿地把胡二嫂带进客厅旁边的耳房,然后支支吾吾地对胡二嫂说了县官的意思。说罢,他长长叹了口气,对胡二嫂说:“这事儿你可别怪我哟,当时他要我来找你的时候,我也没想到他竟是要干这种事情。”

谁知胡二嫂听了却一点也不惊奇,笑笑说:“你们这个新老爷勤政爱民,既然他叫我舂,我给他舂就是了。”胡二嫂说完这话,就自己动手脱起了衣服。

老衙役在旁边羞得连忙转过了背:这个胡二嫂,人尽管长得漂亮,可咋就一点儿都不知道羞耻?嗨,既然她自己愿意,我又何必多操这份心呢!况且以前那些县官,不但一个个又吃又贪又占,玩女人也是常有的事情,而这个新县官最起码平时还是勤政爱民的呀……”

老衙役这么一想,心里就好受了一些,于是便又去书房禀报,说是胡二嫂已经舂起来了,说完,他转过身就想溜之大吉。因为他知道,胡二嫂既然洗干净了,又在那里舂起来了,这个新老爷去后,肯定是要干那种事情了。

谁知老衙役刚转过身,县官就把他喊住了:“你走啥子走?你既然给我舂起了,还要给我巴起哪!”

县官说的这“巴”,老衙役是懂的,就是“敷”的意思,可胡二嫂毕竟是个人呀,他不禁糊涂了:“我怎么给你巴起呢?”

县官看他这副样子,板着脸说:“怎么巴你不懂?你既然把它舂烂了,就把它拿来巴在我生疮的地方呀!”

老衙役一听,眼睛瞪大了:“老爷,你说的究竟是啥意思哟?胡二嫂是人,我怎么能把她舂烂,又怎么能拿来给你巴起呢?”

县官一听老衙役这话就跳了起来:“嗨,你有没有搞错哇?我让你去找虎耳草,你怎么去给我找一个女人来?这事儿如果被外人知道,还不说我荒淫无度、寡廉鲜耻?你呀你,你简直是在给我添乱。走走走,你还是快带我去见她吧,我要亲自去向她赔礼。”说罢,县官拉了老衙役就走。

可是两人来到耳房一看,胡二嫂不知哪里去了,桌上却多了一个雪白如玉的兑窝,那是一种专门用来舂东西的凹形器具,兑窝里装满了一堆舂得稀烂的东西,那东西青青的、黏黏的,还散发出一股他们从未闻到过的芳香。

一时间,老衙役呆愣在了那里,过了好一阵,才嘀咕道:“哎哟喂,这个胡二嫂到哪里去了呢?刚才她还舂在这里,咋转过背就不见人了?”

县官突然笑了起来:“刚才她舂在这里,现在它不也还是舂在这里?虎耳草——胡二嫂,胡二嫂就是虎耳草啊!”

刹那间,老衙役也醒悟了过来,于是捧起那个兑窝,眉开眼笑地对县官说:“老爷呀老爷,这是神仙在保佑你啊,不然,虎耳草绝不会变成胡二嫂,胡二嫂也决不会变成虎耳草。刚才我还说你人面兽心、猪狗不如,和以前那些贪官污吏差不多,是我错怪你了呀!”

县官一听老衙役这话,忍不住笑出声来:“如果我真那样做了,你骂我是应该的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如果你不把虎耳草误听是胡二嫂,我们又怎么能够找到它呢?由此看来,那个癞头和尚说的都是实话啊,虎耳草这东西,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找到的,假如你的耳朵不背,假如我说的不是四川话,我们就是叫全县的老百姓都来把草根树皮扒了,也找不到那草啊!嗨,你还愣着干啥呢?来啊,快给我巴起来。”

老衙役答应一声,抓起已经舂烂了的虎耳草,立刻给他打心眼儿里敬重的这个老爷巴了起来。县官敷上虎耳草后,身上的恶疮果然很快就好了,这以后,他这个县官就当得更精神了,只几年时间,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,治安状况也大大得到了改善,县境内可以说是夜不闭户、路不拾遗,皇帝知道后笑眯了眼,百姓也没有一个不说好的

趣读历史

历史行业推荐公众号:历史阁楼公众号

更多有趣的历史,更多有趣的野史趣闻!欢迎扫描左方的二维码关注我们!公众号ID-(xue_lishi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TAG:虎耳草
阅读:
扩展阅读:
广告 330*360

推荐历史

Recommend article

热门历史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论剑历史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论剑历史网自媒体 联系QQ:7384656 邮箱:Administrator@81108.net | Copyright Www.16261.Net.论剑历史网.著作权所有 | ICP备案:湘ICP备18018442号-4 |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